Halina Ip : 见证借着默主哥耶讯息的皈依

10月 30, 2021 | 广东话、普通话/国语, 见证分享, 网上大会


(🎤 廣東話翻譯)

(🎤 普通話/國語翻譯)

各位兄弟姊妹,你们好,我是叶少玲,Halina。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的信仰历程。

要讲我的故事,我想从1988年开始。那一年,我从香港移民到多伦多,在新的土地上,一切由零开始,为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但我是一个很积极的人,我很快便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又为自己设计了一个读书的课程,希望透过努力工作和读书,能够在这新的土地上重新建立我的事业。但很可惜我的努力只做了一年左右便彻底失败。为什么呢?是因为在一个早上,我在过马路时不小心滑倒在地,一辆车辗过我的身体,受了重伤。这次重伤后,我整个人生的目标便不得不改变,我要面对手术和各种物理治疗等。

到我能够重新行走,可以正常地行走时,已经是五年后的事。此时的我跟以前非常不同,我变得很喜欢阅读神修书籍和祈祷,我很想与耶稣基督契合,很想追寻那种与祂一起的感觉。而在这时候,我接触到Wayne Weible的「默主哥耶讯息」这本书,我看这书时,其实之前我也曾听过默主哥耶这名字,但我对默主哥耶的讯息及圣母显现的详情不太清楚。 「默主哥耶讯息」这书令我爱不释手,一口气读完,看完后我的心很震撼,我觉得自己每一个心跳都充满着耶稣。但很可惜,不久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我这份热情和心火便熄灭了。

再过了五年,一个下午,不知为何,那天我忽然很想读一本书。家里的书架,上面整齐地排列着至少200本书,因为很想看书,我走到书架前,看看有那本书可看,在众多书中,不知何故,我只看见「默主哥耶讯息」这书。

我再次拿起这书阅读,虽然是第二次,那震撼力依然一样,我的心火依然飙升。但今次与上次有些不同,今次我除了心情激动外,在我灵魂深处还听到一个声音:「你翻译这本书吧!翻译成中文,为那些只会阅读中文的人把它翻译出来,中国人也需要知道圣母的显现及悔改的讯息!」但是我对翻译不太了解,以前也从没有试过翻译,所以我很抗拒,尽量不再想这问题,可是,这个声音和翻译的意愿不断在我心底盘旋,令我天天失眠。

终于,在没办法下,我唯有尝试。我请我先生代我写信给Wayne Weible申请版权,让我可以翻译这本书。可是,信件刚寄出,我又非常后悔。我焦虑不安,不断祈祷问天主:「我究竟有没有能力做这件工作,做这件工作是祢的旨意吗?」我还跟天主谈条件:「若祢真的想我做这件工作,请祢给我一个记号,但是我很蠢,这个记号一定要很清晰,否则我不会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一封信,是香港一位神父寄来的,信内有一份草稿,这份草稿是有关我的神师的传记,我在香港时是跟从这位神师学习的,他在几年前已去世。这位神父为他写了一本传记,寄来给我,请我翻译成中文。我跟自己说,这是不是我所要的记号?几天后,收到Wayne Weible 的回覆,他准许我翻译他的书,而这授权书的发信日期竟然跟我收到已去世神师的传记草稿的日期是同一日。于是我跟自己说:「这个记号还不够清晰吗?」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翻译工作。

我首先翻译神师的传记,因为那传记不长,正好用作热身、学习。翻译完传记后便正式开始翻译Wayne Weible 的书,这是圣母玛利亚的工程,所以我很用心的做。但很可惜,因为十年前的车祸使我的身体变得脆弱,当我专心工作时,我会非常辛苦,全身疼痛,多次被迫停下来,被迫躺在床上。我每天都在挣扎,翻译、痛、躺下、翻译、痛、躺下,是每天都经历的挣扎。很多时因极疼痛而使我向天主哭求:「天主,我的天主,救救我吧,我真的很辛苦、很痛!」

我一次又一次的很想放弃!直至一天早上,我打开电脑,看到萤幕上出现一个十分漂亮的默主哥耶圣母像,这个圣母像不仅漂亮,还令人感到十分舒服!但我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我依然还想放弃翻译这书。几天后,我先生来到我书房,我便指着电脑萤幕问他:「你从那里下载到这样漂亮的一幅圣母像?」我的先生疑惑地说:「什么?没有啊!我根本不懂得下载。」我的心很震撼,若他没有下载,而我也没有,为什么电脑萤幕上出现了圣母玛利亚的图像?于是我打电话问朋友,各人都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最后,一位朋友回覆我,说她的一位电脑专业朋友说,那一定是病毒!病毒!这真是一个很美丽的病毒!

从这件事让我知道圣母玛利亚很想我完成这件工作,明白这道理后,我再没有想过放弃。我很努力地工作,我学习如何利用祈祷去承受压力。我愈痛我便愈靠近圣母,紧紧的黏着她,紧紧的贴着她,慢慢地,一些杂乱和模糊的思想汇流在一起,渐渐地变得清晰,令我了解人生的一课。我回想十年前,当我努力工作、读书,和照顾家庭时,我很疲倦,很疲累,身体也不适,但从没有想过放弃。现在我明白到,我为了自己的前程,我可以牺牲达至极限,但为了圣母玛利亚的意愿,我却无时无刻想放弃。所以我觉得自己像栽种在盆里的一棵植物,因栽种不宜,给天主连根拔起,移植到新的盆里。在这片新的土壤里,我重新栽种,重新了解天主。

在这片新的土壤里,追寻天主成了我的人生首选。我发觉,当我愈刻意追寻天主,天主便愈离我很远,于是,我尝试保持沉默,我不再刻意寻找任何事物,甚至是天主。我觉得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中,天主便会突然间在我的灵魂内说话,祂有时说话很多,有时短短的一句,甚至是一个字。我感觉到,祂愈说得少,愈强而有力,留在我心的时间便愈长。

我通常以诵念玫瑰经来主动接近天主,可是,有时候,我无法完成整串玫瑰经,因为,念了几遍圣母经后,我的心灵突然间像滑进寂静中,一切念头都平息了,完全没有思想。在那境界中,我的心思变得非常被动,让天主主导一切!

最后我想补充,「默主哥耶讯息」的中文版本于2000年中完成,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于2001年6月出版。六月,是圣母妈妈在默主哥耶初次显现的月份,所以这书的初版算是一份庆祝圣母显现周年的礼物,也是我孝敬圣母玛利亚的一份礼物。

玫瑰花束: 朝圣者 (8)

玫瑰花束: 朝圣者 (8)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巧合的是今天,即 21号之后,他们问到我七年前去默主哥耶的旅程,在那里我听了所有这些见证,所有的这些祈祷,所有的这些信仰,所有的这些爱。老实说,当我去默主哥耶时,我在社区听到了这些见证和祈祷。他们让我感觉到天主的存在,不仅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存在于言语和祈祷中,而是存在真正的现实中,在相信并以爱聚集的人们之间。...

见证: Dya Chiha

见证: Dya Chiha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在我还是一个小女孩时我遇见了圣母。我时常陪同我的祖母到圣堂一起诵念玫瑰经。我就读一间非天主教学校,而我并不认识耶稣。我习惯望着十字架并感到痛苦、疼痛、惊慌、死亡和残忍。直至2013年10月27日的傍晚,她改变了我的生命。我丈夫的过世,我哭了很多,我的一片心都不见了,我一部分的灵魂消失了,但我并没有放弃玫瑰经。我问圣母:「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死亡?为什么是突然的死亡?天主不会惩罚我们,如果祂是父亲,衪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见证: Carelle Frayfer

见证: Carelle Frayfer

(🎤 廣東話翻譯)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我是Carelle Frayfer, David的妈妈。所有事情发生于二零零九年十月,我丈夫Khalil和我刚结婚。当时经济拮据,我们计划至少一年内不生孩子,希望专心工作,找一个更大的房子。所以,当我们知道怀孕后,感到很困惑。我们问天主:「祢为什么给我们一个孩子 ? 为什么我丈夫的姊妹尝试差不多两年了,仍不能生孩子?」一个月后,我们在医生处听到他的心跳声。这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我开始非常爱这婴儿,记得起初我是如何困惑。我立刻请求天主的宽恕。...

见证: Milad Jawich 主教

见证: Milad Jawich 主教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早上好,基督已复活了! 我是Milad. 是在加拿大希腊天主教会的一名犹太主教。当我被要求录制一段有关童贞玛利亚的小视频时,我立刻想到了她最吸引我的一点,尤其是当我们读福音的时候。 如您所知传道者在玛窦福音第 6 章中提及三个单词或三个概念,都是以阿拉伯语开头,而同样带有相同的字母“S”。当耶稣谈到仁爱(Sadaqah);禁食(圣咏)和祈祷(礼拜)时,同样地,我可以添加关于玛利亚的第四个以 “S” 开头的字 -...

见证: Souhail Khoury 神父

见证: Souhail Khoury 神父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亚孟。 我是Souhail Khoury神父,加里肋亚玛利亚组的神师。加里肋亚玛利亚组的根基是我们到访默主哥耶的成果。...

见证: Ghassan Salem

见证: Ghassan Salem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愿耶稣的平安与各位正在聆听我说话的人同在!我的名字叫Ghassan Salem。我希望与你们分享我在默主哥耶一个卑微的经历。我的确曾四次到访那里,但那不是次数的问题。一次已足以令你有难以言喻的感受。那可能只是一个让你感到放松、愉快和平安的经历。你会感受到玛利亚 的话语、她的温柔和她的母性;你会感受到她借显现的临在;以及她透过神视者传达给我们的讯息。在那里的人、地、物,甚至餐厅,也充满温暖和祝福。这一切都是因为童贞玛利亚的显现。...

见证: Charlie Nacouz 神父

见证: Charlie Nacouz 神父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我第一次来默主哥耶是在1997年8月参加青年节。在这时我正寻找我的圣召,我向主祈求,求祂帮助我更能认识祂想我怎样做。我来到这里,而且我仍然记得我的经历,在那年我真的被天主对我的爱所感动。那天在朝拜圣体的大部份时间我都在哭。那是8月4日。我深受感动,而我感觉到当时我是真的很接近天主。那年我也有机会与陪伴着神视者的斯拉夫高神父倾谈,是他创办青年节的。我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和一些如何回应我的圣召的意见,看看我是不是应该做神父。他对我说:『我请求你祈祷,天主会将祂的圣意显示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