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 Poon 的使命见证

Ella Poon 的使命见证

感谢耶稣!感谢圣母玛利亚在默主哥耶的临在。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去默主哥耶,天主给了我一份很大的礼物。
我叫Ella,来自香港,2000年搬到上海从事广告公司的工作。
有一位朋友送给我一份厄玛奴耳修女关于默主哥耶圣母的录音带作为礼物。我听了感动流泪。同时我的天主教信仰团体的修女也鼓励我去默主哥耶朝圣。
在2001 年我第一次去了默主哥耶,之前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但是天主很祝福我,过了很丰富的两个星期。每一天我通过听到很多人的见证、神视者的分享、神父的讲道,便越来越认识圣母玛利亚,很想学习打开自己的心和她一起祈祷。

John 在默主哥耶的特殊体验

John 在默主哥耶的特殊体验

各位,我的名字叫John约翰。在1987年,我经过天主奇妙的安排,我在默主歌耶住在其中一位神视者的家里, 她就是玛莉雅。她把她的房间让给他堂兄弟和我一起住, 而她和她的妹妹Milka就住在楼下。也是因他们的缘故我认识 Slavko (斯拉夫高)神父,我和他见了面,经过了一段长时间的讨论,他说自己十分相信圣母在这里的显现。

梁达材神父专访 : 他是香港最大的默主哥耶推动者之一

梁达材神父专访 : 他是香港最大的默主哥耶推动者之一

Fr. Leung
我记得是2004年,当年我没有计划去默主哥耶,因为那时很多地方的神职人员,一般都认为它未被教宗及教会承认,所以我们还在犹疑是否该去。后来一天早上在圣堂内,有一位教友很高兴地告诉我:「神父,神父,我昨天晚上祈祷时,耶稣让我告诉你,你要去默主哥耶。」

马杰执事 : 属灵转化的见证

马杰执事 : 属灵转化的见证

大家好,祝你平安。我是多伦多教区的终身执事马杰。
最早听到默主哥耶是在2001年的时候,当时有一位弟兄教友安德先生,他写了一本书是来自默主哥耶的讯息,看了以后知道圣母在那地方显现给几个孩子,要求我们祈祷,诵念玫瑰经,守斋,那对我来说是非常的受用,因为我是新教友,在2000年领洗的,对于如何祈祷,如何守斋了解很少,这可以帮助我怎样去实践这信仰。

夏志诚,香港教区辅理主教 : 教理讲授: 用心祈祷

夏志诚,香港教区辅理主教 : 教理讲授: 用心祈祷

各位兄弟姊妹大家好,很高兴能够在此跟大家分享用心祈祷这个灵修课题。用心祈祷很容易给人误解,以为用心即是看不见,所以我有心还是无心你也不知道。其实不是,用心祈祷我们是要栽培的,这个栽培的用心祈祷是可以用一些看得到的方法,很重要的,有两个元素,就是时间和空间。
在马尔谷福音第1章35节中记载:「一天清晨,天还很黑,耶稣就起身出去,到荒野的地方在那里祈祷。」这短短一节便道出耶稣的时间:清晨,天还很黑,很宁静,没有一人。然后到哪儿祈祷?荒野,与父沟通、谈话。
所以提醒我们,用心祈祷不是只用我们的心在我们乘搭地铁或在街上行走时,用心祈祷便可,我不排除你可以这样随时随地祈祷,但若没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固定的空间、养成祈祷的习惯,其实很难随时随地祈祷的。随时随地祈祷只是一个借口、掩饰,我们是需要有祈祷的习惯,这样我们才会有随时随地祈祷,不断的祈祷。

郑家富 : 见证并感谢圣母使婚姻和家庭得以保存

郑家富 : 见证并感谢圣母使婚姻和家庭得以保存

各位你好,我是郑家富,我的圣名是 Andrew, 还记得这圣名是我代父谢家贤神父为我改的, 因为他说我口多,爱说话, 而 Andrew 殉道时在十字架上仍然不断传福音。基于可能是因为我多口,以为自己口才好,好骄傲,于是乎, 可能因为这样,在工作上,我花了无限的时数努力工作, 表现自己,而忽略家庭,忽略太太。就是默主哥耶圣母,和这个大家在默主哥耶都看到的著名十字架, 挽回我的家庭,挽回我和我太太的婚姻。在多年的议员和律师工作上,我确实用了无数的气力往外跑,向外冲, 其实都是基于自己的虚荣,而忽略了太太的孤独,太太为家庭所付出的, 我完全看不到。直至2013年,太太希望我们一家四口能够一起去默主哥耶。起初不是很想去,但太太常记住这件事说:两个女儿去,你便会去。无错,很多时,太太在我的生活节奏与安排, 往往都不是放在最优先,甚至有时两个女儿也较她优先。家庭最重要是夫妇的连系和维系,这个位置,这个维系, 去到默主哥耶之后,有种触动,有种感觉,有种召唤, 提醒自己,我叫 Andrew,我是一个基督徒,我是一个公教徒, 如果我自己作为公教徒,基督徒,一个教友, 也不去好好照顾我最身边,最爱锡的人,我太太, 我怎配做一个合适的,一个称职的,和天主所喜爱的教友呢?

Emily Chan : 借着音乐的皈依

Emily Chan : 借着音乐的皈依

你们好!我是陈美萍。
我去过默主哥耶三次,第一次是在2012年,很开心,我有很大的改变,在祈祷和生活上也有所改变,最大改变是,我本身很喜欢听时代曲的,音韵旋律很美,但歌词多以天、地、人为主,缺乏天主和圣母妈妈的字句,我觉得我要改变自己,既然我那么喜爱耶稣和圣母,时常想亲近他们,那我便思考我所听的歌,希望有耶稣和圣母,使我更亲近耶稣和圣母。

Antony Man : 他从多伦多到默主哥耶朝圣已 15 年,见证皈依和默主哥耶果实之路

Antony Man : 他从多伦多到默主哥耶朝圣已 15 年,见证皈依和默主哥耶果实之路

我是Antony Man,住在多伦多。在2004年前,我从未听这默主哥耶这个地方。当年我和堂区神父去默主哥耶朝圣才我渐渐对默主哥耶增加认识。在朝圣当中,我感觉到一份平静和安宁,有一份回到家的感觉。
我们返回多伦多之后,有朋友提议将这个朝圣举办成一个一年一度的活动。在圣母妈妈带领下,我们每年都可顺利地安排,而所有困难都一一的解决。在过去的15年里,我们每年都会去默主哥耶朝圣。在明察划中,另我和圣母妈妈的关系更加密切。每一次当有困难时,例如酒店不够热水、年长的团支跌倒,在短短数天可以康复,行走自如,继续行程。还有很多很多事,不知何解,都可以迎刃而解。我只知道这些都不是我一个人可以解决的,我深信是整个朝圣团的祈祷力量。因为每次朝圣出发前六个月左右,我们要大家做朝圣前的灵修准备,每天在家里祈祷和阅读圣经。回看起来,归根究底都是团体祈祷力量令所有团友在朝圣中可以和谐共处。

陈庆鸿 : 关于圣体,用心祈祷以及如何用心参与弥撒圣祭

陈庆鸿 : 关于圣体,用心祈祷以及如何用心参与弥撒圣祭

我给默主哥耶圣母的回应是学习妈妈吩咐的便去做,因为默主哥耶圣母给了我太多恩宠, 尤其是带我进入耶稣圣体的爱之中。 2001年是我第一次去默主哥耶探望圣母妈妈,经过长途跋涉, 到达时参与一个刚开始且有很多不同国家的朝圣团的神父一同共祭的感恩祭。是,是一个感恩祭,只是一个感恩祭,对一个从小领洗,已经不知多少次循例地参加感恩祭的我, 这次,亦都可能再一次循例地参加感恩祭。不过,感恩祭是圣母吩咐的五个小石块之一, 这一次是陪着妈妈参加感恩祭,在神父祝圣圣体时,我开始流泪, 因为当时用的感恩经第三式,第一句便是,在祂被出卖那天晚, 它提醒了我耶稣建立圣体的时候,是祂被出卖的时候, 是我曾经多次犯罪令主耶稣伤心,但祂给我的竟然是无尽的爱,甚至祂自己都给了我。这时候,我感受到这祝圣圣体经文,是主耶稣在我面前对我说: 这是我的身体,将为你而牺牲。这简直是一份祂没理由爱我的爱,祂偏偏爱我这个根本不值得爱的爱, 爱像我这样一直很少以爱还爱的人的爱,主这份爱已经打开了我本来紧闭的心。这时候,我除了流泪,什么也说不到。从那时开始,我以后每一次参与感恩祭,不论在何地,在那教堂,在何时,在那座教堂, 当神父祝圣圣体时候,我便用尽我整个心灵注视着耶稣, 我想像我正在参与耶稣建立圣体圣事的晚餐中间, 我居然走到祂前,挨着祂的胸旁,听着耶稣圣心的爱的跳动, 望着祂,祂对我说:你们拿去喝,这杯是我的血,新而永久的盟约之血,将为你们众人倾流而赦免罪恶。

有关Slavko斯拉夫高神父与 Milona von Habsburg 在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朝圣

有关Slavko斯拉夫高神父与 Milona von Habsburg 在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朝圣

「远方彼岸,弹丸之地的朝圣者坚持来到这里。他们孜孜不倦,朝气勃勃,人数或多或少组团前来默主哥耶朝圣。回家后受到圣母和平之后的启发,渴望能够履行圣母要求我们做的事情。他们特别热心去成立祈祷会。他们又以同样的热情,邀请默主哥耶派员探访他们。终于,我们同意派员到访。」斯拉夫高神父于其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朝圣日志有如此记载。这篇朝圣日志刊登于1994年3月份的 Peace Gazette (Glasnik Mira) 刊物。
「于1994年1月下半月,我们决定派员到访香港,澳门和台湾。我们要求得到当地教区,即当地主教的同意。当地教区随即发出邀请。我们收到当地主教团批准及期待我们到访的传真,主教们亦会参与期间的活动。当我们未能安排一位神视者同行时,我们立刻与主办当局联络。他们感到失望。但鉴于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我和 Milona von Habsburg 于1月15日起程,展开我们这远东朝圣之旅。」

Mark Cheung : 用默主哥耶歌曲去福传

Mark Cheung : 用默主哥耶歌曲去福传

大家好,我是Mark Cheung,来自香港,我想跟大家分享默主哥耶的见证。
我记得第一次接触默主哥耶是在2007年,那时我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在一主日弥撒后认识了一班来自香港的教友,当中有些是歌咏团,他们邀请我参加歌咏团,并在饭聚时与我分享从默主哥耶朝圣回来的事情,其后更邀请我参加他们每月的祈祷会。我记得在祈祷会中他们介绍了很多从默主哥耶带回来的歌曲,特别是那首Veni, Sancte Spiritus,我不知如何形容那时所认识的歌曲,感觉非常特别,我已很久没听到像是来自天堂的歌曲了,我在祈祷会内唱这些歌大概有五、六年的时间,我相信没有人想到我是没有到过默主哥耶的。

Sherman Luk : TOUCH组体的创始人, 组织协助教区的朝拜圣体以及青年节

Sherman Luk : TOUCH组体的创始人, 组织协助教区的朝拜圣体以及青年节

大家好!愿耶稣和圣母永受赞美!
为不认识我的人,我再次介绍自己,我名叫 Sherman,来自香港。为我,很多人认识我是因为 TOUCH,TOUCH 是一个香港创办的青年团体,过往20年每月定期举办朝拜圣体和祈祷聚会,过往十年也举办了一些像默主哥耶形式的大型国际青年节,吸引很多青年参加。

邱氏家庭 : 在默主哥耶体验来自天主的平安

邱氏家庭 : 在默主哥耶体验来自天主的平安

卓: 我和Annissa 是在2009 第一次去默主哥耶的。我们前后去过五次。去了这么多次默主哥耶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平安。我们所有人都一起望弥撒和祈祷,有那种大家连成一起的心。尤其是我记得我们上山等圣母显现,第一次时下着大雨,大家一起祈祷,后来有一个时刻,天空突然静下来,雨也停了,所有人也静下来,那刻只是听到少少的呼吸声,所有人都像连成一体,一起感受圣母给我们恩宠的感觉。那种平和的感觉直到现在都记在心里,很是欣赏和回味!

Pierre Leong : 个人皈依,根据默主哥耶的晚间祈祷项目,发起了三小时祈祷计划的创始人

Pierre Leong : 个人皈依,根据默主哥耶的晚间祈祷项目,发起了三小时祈祷计划的创始人

各位主内的弟兄姊妹,我是 Pierre Leong ,梁筱棠,我在这里向大家介绍我在「默主哥耶」的经历。我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份从香港出发。那一刻我感觉到很特别,感觉到要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如是这,我在「默主哥耶」经过三、四天的时间,每天参加堂区的活动,诵念玫瑰经,参与弥撒,再诵念玫瑰经和朝拜圣体,亦参加朝圣团所安排的讲座。但要离开了,感觉依依不舍。我回来的时候,手上有一本书名 “Prayer with My Heart” 。当中我看到有一个提示,你要在家里建立一个小祭台,在此祈祷。于是晚饭后,我关了门就在那里静静地祈祷。有一次在祈祷当中,我感觉到要向十字架下跪。我…犹疑是否要这样做。但是我终于下跪了。在下跪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是属于天主的,我觉得我的心突然间软化了,我的心不再是这么的硬。太太过后见了我说: 「为什么你变了,为什么你不同了?」。我们的佣人也私下对我太太说:「先生好像不同了。」

Danko Perutina 神父 : 教理讲授: 家庭玫瑰经祈祷的重要性

Danko Perutina 神父 : 教理讲授: 家庭玫瑰经祈祷的重要性

家是是生命开始的地方,因此它是每个社会和教会的基础。
每个人都是由家庭抚养长大的、是在家中塑造的。没有家庭,正常的成长是不可想像。因此,当世界发现自己处于道德危机中,处于生命意义的危机中时,家庭和祈祷首先受到攻击。
在默主哥耶这40年里,圣母传达了许多关于祈祷和家庭的美好讯息,因为它们是最濒危的。在1996年4月25日的讯息,圣母说: 〝亲爱的孩子!今天我再次邀请你在你的家庭中将祈祷放在首位。孩子们,当天主在首位时,你就会,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天主的旨意。这样你每天的转化就会变得更容易…〞
响应圣母的召叫意味着更新家庭祈祷,这使我们能够与天父相遇,衪在衪的儿子耶稣基督内深深地爱着我们。通过祈祷受到基督的爱的影响,每个家庭都能理解和接受一切,即使是最困苦的十字架和疾病。

Halina Ip : 见证借着默主哥耶讯息的皈依

Halina Ip : 见证借着默主哥耶讯息的皈依

各位兄弟姊妹,你们好,我是叶少玲,Halina。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的信仰历程。
要讲我的故事,我想从1988年开始。那一年,我从香港移民到多伦多,在新的土地上,一切由零开始,为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但我是一个很积极的人,我很快便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又为自己设计了一个读书的课程,希望透过努力工作和读书,能够在这新的土地上重新建立我的事业。但很可惜我的努力只做了一年左右便彻底失败。为什么呢?是因为在一个早上,我在过马路时不小心滑倒在地,一辆车辗过我的身体,受了重伤。这次重伤后,我整个人生的目标便不得不改变,我要面对手术和各种物理治疗等。
到我能够重新行走,可以正常地行走时,已经是五年后的事。此时的我跟以前非常不同,我变得很喜欢阅读神修书籍和祈祷,我很想与耶稣基督契合,很想追寻那种与祂一起的感觉。而在这时候,我接触到Wayne Weible的「默主哥耶讯息」这本书,我看这书时,其实之前我也曾听过默主哥耶这名字,但我对默主哥耶的讯息及圣母显现的详情不太清楚。 「默主哥耶讯息」这书令我爱不释手,一口气读完,看完后我的心很震撼,我觉得自己每一个心跳都充满着耶稣。但很可惜,不久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我这份热情和心火便熄灭了。

默主哥耶见证分享 – 程明聪神父, 默主哥耶团体的灵修导师

默主哥耶见证分享 – 程明聪神父, 默主哥耶团体的灵修导师

大家好,我是程明聪神父,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是十字架同行者(Companions of the Cross)修会一位神父。我在香港出世,13岁来了加拿大,在这里领受圣召,跟着加入十字架同行者修会。
我第一次听到默主哥耶是在1994/1995年间,那时很喜欢读 Wayne Weible 的著作,觉得很是震撼。他来了我们大学附近一个城市,在 Kitchener。我觉得这个人很真,使我很想去默主哥耶一趟。我于1996终于有此机会。那时圣母借着默主哥耶的讯息,给了我很大的影响。令我特别深刻地知道这些简单的母亲的说话,给我知道耶稣的爱不是一个讯息那么简单,而是真实在这里爱我。而我天上的母亲哭着等我返去。给我知道她正在帮助我。我记得自从1995年开始不断每天念玫瑰经,都祈求圣母不要让我离开这份关系。

伊凡 • 积伟 : 神视者的见证

伊凡 • 积伟 : 神视者的见证

我想向所有出席和在全球各地参加这次大会的人士问好。我也想借此机会向你们各位承诺,我会为你们祈祷,特别是在圣母前祈祷。
人们当然可以详细谈论显现开始时的情形。借此机会,我想和各位分享显现开始时最初两天的情形,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以及1981年是怎样的。

钱氏家庭 : 朝圣组织者与家人活出的默主哥耶果实

钱氏家庭 : 朝圣组织者与家人活出的默主哥耶果实

嗨!大家好!我名叫Peter,姓钱。我与太太在1984年从香港移民到澳洲,现于澳洲的墨尔本已住了37年。
我移民到澳洲时是做护士,后期转了做保险。在香港时我已经听过花地玛和露德圣母在那些地方显现。至于默主哥耶,我一直没有留意,也可以说没有听过。直到一九九四年,香港有几位教友来探望我们,与我们介绍默主哥耶,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圣母在默主哥耶显现已十多年了,我才第一次听到。

Marinko Šakota神父 : 教理讲授 : 怎样祈祷?

Marinko Šakota神父 : 教理讲授 : 怎样祈祷?

来自中国、香港、澳门和全球说中文的亲爱的朋友们,我在这里,默主哥耶圣堂,圣母的圣像前从心底里欢迎你们。
我很高兴能与你们分享我的一些感想。圣母在这里邀请我们得到和平,她想我们所有人都能找到真正的和平,并且成为帮助别人的人,令他们也能找到和平。她在这里介绍自己为和平之后,并告诉我们在天主内才有真正的和平。那就是为什么她叫我们祈祷,并说:『用心祈祷!用心禁食!用心朝拜在祭台上圣体内的耶稣!用心参与感恩圣祭!每个月要办一次告解!每天阅读天主圣言!为参与感恩圣祭作准备时要诵念玫瑰经和向圣神祈祷! 』所以,亲爱的朋友们,这只是圣母在这里的一些讯息。

Oriol Vives, 西班牙语国家的默主哥耶中心负责人

Oriol Vives, 西班牙语国家的默主哥耶中心负责人

让我介绍一下自己,我的名字是 Oril Vives,是默主哥耶中心协会的主席,于2009 年在方济会的支持下成立,说是在 Danko Perutina 神父的支持下更为准确。他是一个方济会神父,当时是圣雅各伯堂区的助理司铎。默主哥耶中心协会的使命是什么?我们的使命是传播圣母的讯息,通过会议、灵性更新、出版刊物以及大会、社交网络传播圣母玛利亚的讯息…简而言之,就是加深对圣母学校的知识。
此外,目标之一是组织。组织祈祷小组领袖,朝圣组织者,和一般的朝圣者,也为Ibero-American依比利亚-美洲人民的团结和共融出一点力。事实上,现在我们有18 个国家与默主哥耶中心协会合作。团结使我们更强大,因此我们可以更有效地传播信息。

Hubert Liebherr, 德语国家的默主哥耶资讯中心主任

Hubert Liebherr, 德语国家的默主哥耶资讯中心主任

欢迎各位,我的名字是Hubert Liebherr,我是在默主哥耶服务说德语国家的资讯中心主任,这个中心是在2001年由我和默主哥耶当时的堂区神父布兰科•拉多斯 (Branko Rados) 创立的。
资讯中心的主要目的当然是按福传的精神和跟据最后三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教宗本笃十六世和教宗方济各的讯息活出及传播福音。资讯中心的特殊任务是传扬圣母的讯息,和为圣母对我们的母亲之爱作见证。在她1985年1月10日的讯息,她说:『我会继续给你们讯息,因为我爱你们,和我希望你们能用心将讯息传播,谢谢你们回应我的召叫! 』

张汝南执事 : 默主哥耶的经历,回应执事的使命

张汝南执事 : 默主哥耶的经历,回应执事的使命

各位尊敬的兄弟姊妹,大家好,我是张汝南执事,在加拿大满地可为天主服务。
今天很高兴与大家分享我个人的经验和感受。关于圣母在默主哥耶波斯尼亚于1981年显现的情况,我希望在这里跟大家,特别是那些未认识圣母显现的朋友简单的说一说。

玛莉雅 • 柏维 : 神视者的见证

玛莉雅 • 柏维 : 神视者的见证

愿耶稣和玛利亚受赞美!我很高兴来到这里为此作见证,让大家更接近圣母。我的名字叫玛莉雅。
1981 年 6 月 24 日圣母在默主哥耶显现。她自我介绍为和平之后,并邀请我们所有人得平安。她说,真正的平安只能通过祈祷从上主而来。圣母继续显现。在我们六个人中,我们三个人每天仍会看见圣母显现,我们和圣母一起祈祷。她鼓励并邀请我们每天过得更圣洁。

赵氏家庭 : 到访默主哥耶的体验

赵氏家庭 : 到访默主哥耶的体验

Velda
你们好,我是 Velda, 是Boston 和 Bernice 的妈妈,我去过默主哥耶六次,我喜爱圣母山,每次去也会到圣母山与圣母交谈。在默主哥耶我学会了祈祷及如何用心祈祷。我把默主哥耶的音乐带回来,借着音乐使人更亲近耶稣,并在朝拜圣体时,伴以默主哥耶音乐,与大家一起祈祷。

耶哥夫 • 高路 : 神视者的见证

耶哥夫 • 高路 : 神视者的见证

讲及第一次的显现是一个很久和一个很长的故事,但是我希望告诉大家在最初的那几天,我经验到最美丽的事情。我记忆在显现之前,我像其他住在默主哥耶的小孩一样,是一个普通10岁的小孩子,我没有很大的信德,因为我相信10岁的小孩子是不会有很大的信德,我只是希望能够做我的父母教导我的事:做好自己,祈祷,去参与弥撒。我记得每天晚上和我的家人,和我妈妈祈祷。我不知道圣母会出现,我只知道圣母在天上,天主亦是在天上,我是需要向他们祈祷。但是天主如此愿意,天主拣选了我和另外五位,我不知道原因,因为我相信我只是好像其他人一样,其实有很多比我好的人,但是如果天主愿意,如果是天主的计划,你是不可能向天主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