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Slavko斯拉夫高神父与 Milona von Habsburg 在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朝圣

10月 30, 2021 | 广东话、普通话/国语, 见证分享, 网上大会


(🎤 廣東話翻譯)

(🎤 普通話/國語翻譯)

「远方彼岸,弹丸之地的朝圣者坚持来到这里。他们孜孜不倦,朝气勃勃,人数或多或少组团前来默主哥耶朝圣。回家后受到圣母和平之后的启发,渴望能够履行圣母要求我们做的事情。他们特别热心去成立祈祷会。他们又以同样的热情,邀请默主哥耶派员探访他们。终于,我们同意派员到访。」斯拉夫高神父于其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朝圣日志有如此记载。这篇朝圣日志刊登于1994年3月份的 Peace Gazette (Glasnik Mira) 刊物。

「于1994年1月下半月,我们决定派员到访香港,澳门和台湾。我们要求得到当地教区,即当地主教的同意。当地教区随即发出邀请。我们收到当地主教团批准及期待我们到访的传真,主教们亦会参与期间的活动。当我们未能安排一位神视者同行时,我们立刻与主办当局联络。他们感到失望。但鉴于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我和 Milona von Habsburg 于1月15日起程,展开我们这远东朝圣之旅。」

今天,Milona von Habsburg 见证她记忆所及与斯拉夫高神父前往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朝圣旅程。

Milona von Habsburg

「大家好。今天我会与你们 一起分享我们往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旅程。斯拉夫高神父于27年前曾经到过这些地方。斯拉夫高神父到访每一个地方,主要的目的就是传播圣母的讯息。他时常在想谁应该包括在出访的默主哥耶代表团。外地的信徒有很多问题,也很向往我们探访他们。至于这旅程的成员,当神视者未能成行,其他方济会士又没空参与,斯拉夫高神父便挺身就任,我以翻译身份与他同行。我祗是随着 ,没做什么。我祗是翻译每一个字,每一个问题,每一个交谈,以及其他一切需要翻译的事宜。我记得不论斯拉夫高神父身在何处,他总会重复圣母所讲的说话,亦会时常与他们一起祈祷。每天当圣母在默主哥耶显现的时刻,他都会与默主哥耶连结起来。他会不停地与默主哥耶连结在一起。当圣母在默主哥耶显现的时候,他总会在那刻一起祈祷。无论他身在何处,他总会这样做。

在香港,澳门和台湾,我们时常会到圣堂,修道院,那处有人要认识默主哥耶的地方,有人要交谈,和有人要祈祷的地方。我们的行程没有旅游景点。我们会在这,在那停留半小时,停留片刻,但绝不是观光。斯拉夫高神父确是一位真诚的神父,百份百的一位神父,一位使徒。他是一位名乎其实的和平使者。他很有牧民精神。很多时会在他身上流露出天主的临在。与中国人相处,最终,他觉得他们高深莫测。我们不了解他们如何运作,他们是非常深奥。斯拉夫高神父很是喜欢他们。他时常显示天主总是何等伟大。他时常追求更多。他每事都作记录,凡事顺序记载。因为他知道这样做,对保存默主哥耶的历史,和当地团体的运作什为重要。他认为在当地发生的事情是有其重要性的,他亦想本地信徒知多一点外地发生的事情,好让当地信徒的意志不会消沉。

的确,我们在默主哥耶祗见到来自外地的朝圣者,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他们以往的经历,以及基于什么原因决定来到默主哥耶。所以,我感到非常荣幸,可以随从斯拉夫高神父,为他翻译。

当然,我学到很多。我认识到斯拉夫高神父是何等坚强的一个人。有时我真是累,累到半死。但他却若无其事,睡一阵子觉便可以继续工作。有需要翻译时,我会和斯拉夫高神父一起。没有需要翻译时,我会与当地人闲谈,司机和与我们一起的人,有工作在身和弄饭给我们的修女。我与在幕后工作人员,那些不露面的功臣打交道。斯拉夫高神父尽力做了他要做的一切。当地的主教们也有参加我们的活动,还有很多很多信徒参加。这一切仍然活现在我脑海中。当我阅读斯拉夫高神父的行程记录时,这些情景也会浮现眼前。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斯拉夫高神父在当地所做的工作。他未有说过:在此我们将会发现新的事物 ; 在此,我们会为某事感到欢欣。他完全没有这么说过。一登上飞机,他便立刻祈祷。有些时候他甚至给飞行人员办告解。人们见他是一个神父,他到处也是一个神父。我很是高兴见到神父享有如此神恩。他尽忠职守。他未有买过任何东西,永没有。我百份百知道。若收到礼物,他回来后立刻转送他人。这就是斯拉夫高神父。

在中国,南美洲和澳洲,在各地都是这种情况。当他独自一人时,百份百如是。当他和玛莉雅或依凡时,动态便有些少分别。但都是经常开会,开会,又开会,和当地的信徒谈话,解答他们的问题,发显兄弟共融的精神。教宗谈及要互相对话,我想他的意思是我们必须彼此交谈,领会到互相都是主内兄弟姊妹。斯拉夫高神父正活出这意向。每次当我听到教宗谈及此意向时,我都会想起斯拉夫高神父,因为他就是如此待人接物的一个人。对我来说,我明白到我正在一所圣母学校上课。斯拉夫高神父是百份百的方济会士,百份百的神父,百份百的黑塞哥维那人,百份百的全心系于默主哥耶的人。那对我来说是一颗非常宝贵的珍珠,非常有价值。 」

在斯拉夫高神父的香港,澳门和台湾行程日志中,他指出他对中国的丰富传统感到无任惊讶。西方人是永远不会明白透彻的。故此,我们西方人仍然是处于贫乏状态中。

「我们还在那里看见了观音庙。」斯拉夫高神父有如此记载:「观音的故事很简单。她虔诚地在世上过着平凡的生活。她去世后见到世间如此多灾多难,,打动了怜悯的心,不往天堂享福,却返回人间解救世人。中国人信奉观音,对她充满希望。因此,我没有困难去解释和平之后降来我们中间,全是因为她见到我们的苦楚,困难重重,战乱纷争,她来到世上警醒我们,帮助我们。 当我问他们中文字 “平安” 的标志是什么时,他们向我解释说,画出房子的屋顶,在它下面是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玫瑰花束: 朝圣者 (8)

玫瑰花束: 朝圣者 (8)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巧合的是今天,即 21号之后,他们问到我七年前去默主哥耶的旅程,在那里我听了所有这些见证,所有的这些祈祷,所有的这些信仰,所有的这些爱。老实说,当我去默主哥耶时,我在社区听到了这些见证和祈祷。他们让我感觉到天主的存在,不仅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存在于言语和祈祷中,而是存在真正的现实中,在相信并以爱聚集的人们之间。...

见证: Dya Chiha

见证: Dya Chiha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在我还是一个小女孩时我遇见了圣母。我时常陪同我的祖母到圣堂一起诵念玫瑰经。我就读一间非天主教学校,而我并不认识耶稣。我习惯望着十字架并感到痛苦、疼痛、惊慌、死亡和残忍。直至2013年10月27日的傍晚,她改变了我的生命。我丈夫的过世,我哭了很多,我的一片心都不见了,我一部分的灵魂消失了,但我并没有放弃玫瑰经。我问圣母:「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死亡?为什么是突然的死亡?天主不会惩罚我们,如果祂是父亲,衪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见证: Carelle Frayfer

见证: Carelle Frayfer

(🎤 廣東話翻譯)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我是Carelle Frayfer, David的妈妈。所有事情发生于二零零九年十月,我丈夫Khalil和我刚结婚。当时经济拮据,我们计划至少一年内不生孩子,希望专心工作,找一个更大的房子。所以,当我们知道怀孕后,感到很困惑。我们问天主:「祢为什么给我们一个孩子 ? 为什么我丈夫的姊妹尝试差不多两年了,仍不能生孩子?」一个月后,我们在医生处听到他的心跳声。这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我开始非常爱这婴儿,记得起初我是如何困惑。我立刻请求天主的宽恕。...

见证: Milad Jawich 主教

见证: Milad Jawich 主教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早上好,基督已复活了! 我是Milad. 是在加拿大希腊天主教会的一名犹太主教。当我被要求录制一段有关童贞玛利亚的小视频时,我立刻想到了她最吸引我的一点,尤其是当我们读福音的时候。 如您所知传道者在玛窦福音第 6 章中提及三个单词或三个概念,都是以阿拉伯语开头,而同样带有相同的字母“S”。当耶稣谈到仁爱(Sadaqah);禁食(圣咏)和祈祷(礼拜)时,同样地,我可以添加关于玛利亚的第四个以 “S” 开头的字 -...

见证: Souhail Khoury 神父

见证: Souhail Khoury 神父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亚孟。 我是Souhail Khoury神父,加里肋亚玛利亚组的神师。加里肋亚玛利亚组的根基是我们到访默主哥耶的成果。...

见证: Ghassan Salem

见证: Ghassan Salem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愿耶稣的平安与各位正在聆听我说话的人同在!我的名字叫Ghassan Salem。我希望与你们分享我在默主哥耶一个卑微的经历。我的确曾四次到访那里,但那不是次数的问题。一次已足以令你有难以言喻的感受。那可能只是一个让你感到放松、愉快和平安的经历。你会感受到玛利亚 的话语、她的温柔和她的母性;你会感受到她借显现的临在;以及她透过神视者传达给我们的讯息。在那里的人、地、物,甚至餐厅,也充满温暖和祝福。这一切都是因为童贞玛利亚的显现。...

见证: Charlie Nacouz 神父

见证: Charlie Nacouz 神父

(🎤 广东话翻译) (🎤 普通话/国语翻译) 我第一次来默主哥耶是在1997年8月参加青年节。在这时我正寻找我的圣召,我向主祈求,求祂帮助我更能认识祂想我怎样做。我来到这里,而且我仍然记得我的经历,在那年我真的被天主对我的爱所感动。那天在朝拜圣体的大部份时间我都在哭。那是8月4日。我深受感动,而我感觉到当时我是真的很接近天主。那年我也有机会与陪伴着神视者的斯拉夫高神父倾谈,是他创办青年节的。我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和一些如何回应我的圣召的意见,看看我是不是应该做神父。他对我说:『我请求你祈祷,天主会将祂的圣意显示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