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主哥耶果实
Nicola Liccardo神父 – 默主哥耶拯救了我的司铎圣召

Nicola Liccardo神父 – 默主哥耶拯救了我的司铎圣召

Nicola神父最初以执事身份来到默主哥耶。在默主哥耶果实系列的见证中,Nicola神父说他当时的圣召正处于危机之中,他正在纠结是否应该成为一名神父。在他的朝圣之旅中,他被默主哥耶的六位神视者之一玛莉雅·帕夫洛维奇 (Marija Pavlović) 邀请参与她的当日的圣母显现。 Nicola神父谈到那一天如何影响了他的分辨,以及默主哥耶在他的司铎职位上继续扮演的角色。他利用社交媒体渠道通过他对福音的一分钟默想来传播好消息。 Nicola神父继续把朝圣者从意大利带到默主哥耶。

Emilio Ferrando – 走进圣雅各伯堂后,我所有的毒品问题都消失了

Emilio Ferrando – 走进圣雅各伯堂后,我所有的毒品问题都消失了

Emilio在一个天主教家庭长大,但在他年轻的时候,他就离开了教会。几年来,他与可卡因和其他毒品成瘾作斗争。他在经济上破产了,甚至想过自杀。正是在这个时候,正如他在默主哥耶果实系列采访中所说,他的家人「密谋」以某种方式将他带到默主哥耶。当他来到这个圣母显现的地方,离开教会35年后,他只想逃跑。然而,Emilio进入默主哥耶圣雅各伯堂,他所有的毒品问题都完全消失了。他从未出现任何戒断症状,也没有使用任何治疗成瘾的方法。 Emilio说他不知道他是否是默主哥耶的奇迹,但他说默主哥耶是他复活的地方,因为他在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Eduardo Plata – 在默主哥耶,主以简单的方式彰显自己

Eduardo Plata – 在默主哥耶,主以简单的方式彰显自己

Eduardo Plata 是来自哥伦比亚的临床心理学家。 Eduardo 出生于花地玛圣母瞻礼日,他一直很渴望到访葡萄牙圣母显现的地方。他加入了一群从哥伦比亚前往花地玛的朝圣者,以庆祝显现100 周年。然而,当他得知他们的旅程还包括到访默主哥耶时,他感到非常失望。由于对默主哥耶持怀疑态度,他试图避开他们旅程的那部分,并想留在马德里。在他的证词中,Eduardo 回忆了他在默主哥耶的第一次经历,以及许多令人惊奇的事件,这些事件继续引领他和他的家人走上皈依的道路。他继续带领朝圣者从哥伦比亚到默主哥耶。

Arthur P. Boyle – CT扫描显示癌症已经消失

Arthur P. Boyle – CT扫描显示癌症已经消失

在1999年,拥有13个孩子的父亲亚瑟·博伊尔 (Arthur Boyle) 得知自己的右肺长了三个肿瘤。肺切除手术安排好后,在他姐夫的建议下,亚瑟来到默主哥耶。与 默主哥耶的六位神视者之一苇丝嘉的一次偶然会面将永远改变他的生活。这是亚瑟对奇迹般的身体痊愈的见证,以及无数的默主哥耶果实,后来传遍了波士顿南部的整个社区以及更远的地方。

Mario Berišić修士 – 医生建议我妈妈给我流产

Mario Berišić修士 – 医生建议我妈妈给我流产

Mario Berišić修士是克罗地亚嘉布遣会省圣利奥波德 (St. Leopold Bogdan Mandić) 的成员。他目前修读神学的第 5 年,很快就会被祝圣为执事。在为默主哥耶果实系列作证时,Mario修士说,这一切都归功于默主哥耶圣母的爱和代祷。当他的母亲怀上Mario修士时,出现了一些併發症,医生建议她将孩子流产。她拒绝并开始向默主哥耶圣母祈祷。 Mario Berišić修士的母亲将她未出生的儿子奉献给圣母。在这段祈祷期间,她有一个特殊的经历,Mario修士在他的证词中讲述了这一经历。

Irene De Ramiro Martinez – 我来到默主哥耶寻找和平

Irene De Ramiro Martinez – 我来到默主哥耶寻找和平

艾琳 (Irene) 在加那利 (Canaries) 群岛长大,非常熟悉通常以去海滩度假胜地或水疗中心旅行的形式宣传的和平。在2007 年,她的母亲前往一个名叫默主哥耶的遥远村庄朝圣,自 1981 年以来,圣母每天都显现在那地方。她母亲回来后,艾琳注意到她的转化,她渴望更深、更真实、更内在从她母亲身上散发出的平安。在她的证词中,艾琳分享了她自己对默主哥耶的体验,以及它如何继续塑造她每天的生活。艾琳和她在默主哥耶认识的丈夫尼古拉 (Nicola) 一起,每年都会带着数百人来到默主哥耶。大多数说西班牙语的朝圣者通过他们在 Red Gospa 互联网中的工作认识他们。

Marcelina Bobkowska – 在一个富足的世界里,没有一个孩子应该死于饥饿

Marcelina Bobkowska – 在一个富足的世界里,没有一个孩子应该死于饥饿

我们绝不能忽视这事实:在这富足的世界里,还有些孩子每天都饿着肚子睡觉。几天前,在圣母诞辰庆日,「玛利亚膳食」这个「默主哥耶果实」的组织宣布,在世界上19 个国家的教育场所,已为超过二百万名学童每天提供膳食。这里有一位来自波兰的年轻女孩 Marcelina 的故事,她在默主哥耶的青年节听到的见证分享,深受感动,并决定参与及把「玛利亚膳食」带到波兰。

Carmel Kelly – 我來默主哥耶是為了完成我丈夫的遺願

Carmel Kelly – 我來默主哥耶是為了完成我丈夫的遺願

Carmel來到默主哥耶是為了滿足她丈夫垂死的心願。她對默主哥耶不感興趣,因為她說她是去露德的人。 在她第一次到訪時,她沒有看到任何特別之處,但她說她確信聖母的存在。Carmel開始帶愛爾蘭各地的朝聖者到默主哥耶。 當我們拍攝她的見證時,這正在是她的第111次朝聖。

Hermine Bader – 我曾经认为成为天主教徒是要放弃我的自由

Hermine Bader – 我曾经认为成为天主教徒是要放弃我的自由

在一次徒步旅行中受重伤后,Hermine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当时一位朋友表示想去默主哥耶,使她踏上寻找信仰的旅程。她讲述了学习将生命的控制权交托给天主,并在告解圣事中找到喜乐和自由的故事。 Hermine 现在德国的默主哥耶组织工作,该组织在全世界说德语的地区推广圣母讯息,每年都吸引成千上万的人来到默主哥耶。

Andrea Bruno Palummo – 皈依的见证

Andrea Bruno Palummo – 皈依的见证

来自意大利卡拉布里亚的巴士司机Andrea受雇载着一群朝圣者前往默主哥耶。自 2003 年以来,他一直将朝圣者带到默主哥耶,然而,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只是他们的司机,从未参加过默主哥耶的祈祷计划。在2007 年 7 月 4 日,他家乡的团体坚持要 Andrea 加入他们攀登 Krizevac – 十字架山。那天早上,当他从十字架山看日出时,Andrea觉得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打开了。同一天,他去办告解。

Michael Grzesik神父 – 皈依和圣召的故事

Michael Grzesik神父 – 皈依和圣召的故事

虽然他在一个天主教家庭长大,但Michael 一搬出父母家就离开了教会。他从大学辍学,开始穿越美国寻找一些东西。最终他住在夏威夷的一个帐篷里。 Michael的母亲总是追踪他的下落,有一次春天,他给了他一本韦宝荣 (Wayne Weible) 写的关于默主哥耶的书。读完那本书后,Michael慢慢开始回到教会。在1993 年,当他在巴黎探访他的女朋友时,他决定也到访默主哥耶。 Michael神父讲述了他皈依的故事以及从默主哥耶开始的神职旅程。

Colleen Willard – 默主哥耶的奇迹医治

Colleen Willard – 默主哥耶的奇迹医治

当Colleen Willard被诊断出患有无法做手术的脑瘤时, Colleen是一个拥有快乐的丈夫和三个孩子的妈妈。她和丈夫若望 (John) 一起去了默主哥耶朝圣。在朝圣中,苇丝嘉 (Vicka Ivankovic-Mijatovic),六位神视者的其中一位,为她祈祷。当天,在领受圣体圣事后,Colleen开始恢复双腿的感觉。在同一天,她从轮椅上起来,并上圣母显现山。回到美国后,她的医生证实脑瘤消失了。

Lorena González – 我祈求圣母赐我们孩子以祝福我们的婚姻

Lorena González – 我祈求圣母赐我们孩子以祝福我们的婚姻

一对年轻夫妇来到默主哥耶祈祷,祈求能得到孩子以祝福他们的婚姻。洛雷娜 (Lorena) 讲述了她在流产期间在默主哥耶得到的安慰故事。了解他们在默主哥耶的经历如何帮助他们进一步好好的活好夫妻生活。在录影此见证时,他们正怀有第四个孩子。

Maria Vallejo-Nágera – 皈依的见证

Maria Vallejo-Nágera – 皈依的见证

Maria Vallejo – Nágera 是一位来自西班牙的成功小说家。她的第一部小说是在她皈依之前写的,非常批评天主教会。在她来自伦敦的圣公会朋友的要求下,她于 2000 年第一次来到默主哥耶。在那次旅程中,玛丽亚 (Maria) 获得了深刻的灵性体验。皈依后,她买回了自己第一部小说的版权,并为圣母写了 13 本书,其中 10 本书是畅销书。在她的证词中,玛丽亚谈到了她皈依的挑战和喜悦。

Benedikta Nina Krapić修女 – 皈依及修会圣召的见证

Benedikta Nina Krapić修女 – 皈依及修会圣召的见证

Nina 在新闻和戏剧领域有着非常有前途的职业。几年前,她广播电台的同事邀请她参加他们周末前往默主哥耶的朝圣。她不知道朝圣是什么,很不情愿地接受了他们的邀请。由于她的事业已经走上了快车道,她决定在默主哥耶祈祷祈求母亲的恩赐。在她的证词中,Benedikta Nina修女谈到了她在第一次前往默主哥耶朝圣时所经历的不安,直到她进入慈善修女的小教堂后才平息。

Marija Husar Rimac – 我的转变如此明显,即使我想遮掩也无法遮掩

Marija Husar Rimac – 我的转变如此明显,即使我想遮掩也无法遮掩

玛莉嘉Marija 在克罗地亚的音乐事业非常成功。在2003年于 Zlatko Sudac 神父的研讨会上,她遇到Colleen Willard,她刚刚在默主哥耶经历了一次奇迹的身体康复。玛莉嘉被邀请与她的新朋友一起来默主哥耶庆祝新年。在她的证词中,玛莉嘉分享了她在默主哥耶的经历、她的家人在这里领受的许多果实,以及对圣母不断发展的奉献如何引导她走上皈依的道路。

Liam Lawton神父 – 默主哥耶教导我同情、谦卑和感恩

Liam Lawton神父 – 默主哥耶教导我同情、谦卑和感恩

利亚姆(Liam)神父作为年轻的神父来到默主哥耶。在第一次旅程中,他于圣母显现时在场,并被这次经历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斯拉夫高·巴巴里克神父后来邀请他在圣雅各伯堂的晚间弥撒中唱歌。

Dono di Conversione

Dono di Conversione

转变的礼物 – Romano 与 Silvana 的故事,默主哥耶

Daniel Reehil 神父 – 一位华尔街银行家成为天主教神父

Daniel Reehil 神父 – 一位华尔街银行家成为天主教神父

享受华尔街成功银行家的生活方式,丹尼尔 (Daniel) 在意大利阿马尔菲 (Amalfi) 租了一栋房子过暑假。当一位朋友表示想到访亚得里亚海对岸圣母显现的地方默主哥耶时,丹尼尔决定陪她。尽管他的工作享有特权和奢侈,但多年来,丹尼尔变得非常不开心。他开始做噩梦,最终导致长达数月的失眠。在默主哥耶睡了整整一夜之后,丹尼尔以一种巨大无边的美善感觉醒来。他说和平这个词不足以描述他的感受。那天他找到一位神父,听他已远离天主教会 20 年后的告解。在这段默主哥耶的果实视频中,丹尼尔神父提供了他皈依的见证和他司铎圣召的旅程。

Ruairi O Domhnaill神父的圣召故事

Ruairi O Domhnaill神父的圣召故事

Ruairi 神父在 16 岁时第一次来到默主哥耶。那次旅行使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或者用他的话说,他的生活被变化成美好。在默主哥耶,他体验到一位真实的、有形的、永生的天主。在最新的《默主哥耶的果实》视频中,Ruairi神父分享了他在默主哥耶接受的圣召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