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 Poon 的使命見證

Ella Poon 的使命見證

感謝耶穌!感謝聖母瑪利亞在默主哥耶的臨在。 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去默主哥耶,天主給了我一份很大的禮物。
我叫Ella,來自香港,2000年搬到上海從事廣告公司的工作。
有一位朋友送給我一份厄瑪奴耳修女關於默主哥耶聖母的錄音帶作為禮物。我聽了感動流淚。同時我的天主教信仰團體的修女也鼓勵我去默主哥耶朝聖。
在2001 年我第一次去了默主哥耶,之前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但是天主很祝福我,過了很豐富的兩個星期。每一天我通過聽到很多人的見證、神視者的分享、神父的講道,便越來越認識聖母瑪利亞,很想學習打開自己的心和她一起祈禱。

John 在默主哥耶的特殊體驗

John 在默主哥耶的特殊體驗

各位,我的名字叫John約翰。在1987年,我經過天主奇妙的安排,我在默主哥耶住在其中一位神視者的家裏, 她就是瑪莉雅。她把她的房間讓給他堂兄弟和我一起住, 而她和她的妹妹Milka就住在樓下。也是因他們的緣故我認識 Slavko (斯拉夫高)神父,我和他見了面,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討論,他説自己十分相信聖母在這裏的顯現。

梁達材神父專訪 : 他是香港最大的默主哥耶推動者之一

梁達材神父專訪 : 他是香港最大的默主哥耶推動者之一

Fr. Leung
我記得是2004年,當年我沒有計劃去默主哥耶,因為那時很多地方的神職人員,一般都認為它未被教宗及教會承認,所以我們還在猶疑是否該去。後來一天早上在聖堂內,有一位教友很高興地告訴我:「神父,神父,我昨天晚上祈禱時,耶穌讓我告訴你,你要去默主哥耶。」

馬杰執事 : 屬靈轉化的見證

馬杰執事 : 屬靈轉化的見證

大家好,祝你平安。我是多倫多教區的終身執事馬杰。
最早聽到默主哥耶是在2001年的時候,當時有一位弟兄教友安德先生,他寫了一本書是來自默主哥耶的訊息,看了以後知道聖母在那地方顯現給幾個孩子,要求我們祈禱,誦唸玫瑰經,守齋,那對我來說是非常的受用,因為我是新教友,在2000年領洗的,對於如何祈禱,如何守齋了解很少,這可以幫助我怎樣去實踐這信仰。

夏志誠,香港教區輔理主教 : 教理講授: 用心祈禱

夏志誠,香港教區輔理主教 : 教理講授: 用心祈禱

各位兄弟姊妹大家好,很高興能夠在此跟大家分享用心祈禱這個靈修課題。用心祈禱很容易給人誤解,以為用心即是看不見,所以我有心還是無心你也不知道。其實不是,用心祈禱我們是要栽培的,這個栽培的用心祈禱是可以用一些看得到的方法,很重要的,有兩個元素,就是時間和空間。
在馬爾谷福音第1章35節中記載:「一天清晨,天還很黑,耶穌就起身出去,到荒野的地方在那裏祈禱。」這短短一節便道出耶穌的時間:清晨,天還很黑,很寧靜,沒有一人。然後到哪兒祈禱?荒野,與父溝通、談話。
所以提醒我們,用心祈禱不是只用我們的心在我們乘搭地鐵或在街上行走時,用心祈禱便可,我不排除你可以這樣隨時隨地祈禱,但若沒有一個固定的時間、固定的空間、養成祈禱的習慣,其實很難隨時隨地祈禱的。隨時隨地祈禱只是一個藉口、掩飾,我們是需要有祈禱的習慣,這樣我們才會有隨時隨地祈禱,不斷的祈禱。

鄭家富 : 見證並感謝聖母使婚姻和家庭得以保存

鄭家富 : 見證並感謝聖母使婚姻和家庭得以保存

各位你好,我是鄭家富,我的聖名是 Andrew, 還記得這聖名是我代父謝家賢神父為我改的, 因為他說我口多,愛說話, 而 Andrew 殉道時在十字架上仍然不斷傳福音。 基於可能是因為我多口,以為自己口才好,好驕傲,於是乎, 可能因為這樣,在工作上,我花了無限的時數努力工作, 表現自己,而忽略家庭,忽略太太。 就是默主哥耶聖母,和這個大家在默主哥耶都看到的著名十字架, 挽回我的家庭,挽回我和我太太的婚姻。 在多年的議員和律師工作上,我確實用了無數的氣力往外跑,向外衝, 其實都是基於自己的虛榮,而忽略了太太的孤獨,太太為家庭所付出的, 我完全看不到。直至2013年,太太希望我們一家四口能夠一起去默主哥耶。 起初不是很想去,但太太常記住這件事說:兩個女兒去,你便會去。 無錯,很多時,太太在我的生活節奏與安排, 往往都不是放在最優先,甚至有時兩個女兒也較她優先。 家庭最重要是夫婦的連繫和維繫,這個位置,這個維繫, 去到默主哥耶之後,有種觸動,有種感覺,有種召喚, 提醒自己,我叫 Andrew,我是一個基督徒,我是一個公教徒, 如果我自己作為公教徒,基督徒,一個教友, 也不去好好照顧我最身邊,最愛錫的人,我太太, 我怎配做一個合適的,一個稱職的,和天主所喜愛的教友呢?

Emily Chan : 藉著音樂的皈依

Emily Chan : 藉著音樂的皈依

你們好!我是陳美萍。
我去過默主哥耶三次,第一次是在2012年,很開心,我有很大的改變,在祈禱和生活上也有所改變,最大改變是,我本身很喜歡聽時代曲的,音韻旋律很美,但歌詞多以天、地、人為主,缺乏天主和聖母媽媽的字句,我覺得我要改變自己,既然我那麼喜愛耶穌和聖母,時常想親近他們,那我便思考我所聽的歌,希望有耶穌和聖母,使我更親近耶穌和聖母。

Antony Man : 他從多倫多到默主哥耶朝聖已 15 年,見證皈依和默主哥耶果實之路

Antony Man : 他從多倫多到默主哥耶朝聖已 15 年,見證皈依和默主哥耶果實之路

我是Antony Man,住在多倫多。在2004年前,我從未聽這默主哥耶這個地方。當年我和堂區神父去默主哥耶朝聖才我漸漸對默主哥耶增加認識。在朝聖當中,我感覺到一份平靜和安寧,有一份回到家的感覺。
我們返回多倫多之後,有朋友提議將這個朝聖舉辦成一個一年一度的活動。在聖母媽媽帶領下,我們每年都可順利地安排,而所有困難都一一的解決。在過去的15年裡,我們每年都會去默主哥耶朝聖。在明察劃中,另我和聖母媽媽的關係更加密切。每一次當有困難時,例如酒店不夠熱水、年長的團支跌倒,在短短數天可以康復,行走自如,繼續行程。還有很多很多事,不知何解,都可以迎刃而解。我只知道這些都不是我一個人可以解決的,我深信是整個朝聖團的祈禱力量。因為每次朝聖出發前六個月左右,我們要大家做朝聖前的靈修準備,每天在家裡祈禱和閱讀聖經。回看起來,歸根究底都是團體祈禱力量令所有團友在朝聖中可以和諧共處。

陳慶鴻 : 關於聖體,用心祈禱以及如何用心參與彌撒聖祭

陳慶鴻 : 關於聖體,用心祈禱以及如何用心參與彌撒聖祭

我給默主哥耶聖母的回應是學習媽媽吩咐的便去做,因為默主哥耶聖母給了我太多恩寵, 尤其是帶我進入耶穌聖體的愛之中。 2001年是我第一次去默主哥耶探望聖母媽媽,經過長途跋涉, 到達時參與一個剛開始且有很多不同國家的朝聖團的神父一同共祭的感恩祭。 是,是一個感恩祭,只是一個感恩祭,對一個從小領洗,已經不知多少次循例地參加感恩祭的我, 這次,亦都可能再一次循例地參加感恩祭。不過,感恩祭是聖母吩咐的五個小石塊之一, 這一次是陪著媽媽參加感恩祭,在神父祝聖聖體時,我開始流淚, 因為當時用的感恩經第三式,第一句便是,在祂被出賣那天晚, 它提醒了我耶穌建立聖體的時候,是祂被出賣的時候, 是我曾經多次犯罪令主耶穌傷心,但祂給我的竟然是無盡的愛,甚至祂自己都給了我。 這時候,我感受到這祝聖聖體經文,是主耶穌在我面前對我說: 這是我的身體,將為你而犧牲。 這簡直是一份祂沒理由愛我的愛,祂偏偏愛我這個根本不值得愛的愛, 愛像我這樣一直很少以愛還愛的人的愛,主這份愛已經打開了我本來緊閉的心。 這時候,我除了流淚,什麼也說不到。 從那時開始,我以後每一次參與感恩祭,不論在何地,在那教堂,在何時,在那座教堂, 當神父祝聖聖體時候,我便用盡我整個心靈注視著耶穌, 我想像我正在參與耶穌建立聖體聖事的晚餐中間, 我居然走到祂前,挨著祂的胸旁,聽著耶穌聖心的愛的跳動, 望著祂,祂對我說:你們拿去喝,這杯是我的血,新而永久的盟約之血,將為你們眾人傾流而赦免罪惡。

有關Slavko斯拉夫高神父與 Milona von Habsburg 在香港,澳門和台灣的朝聖

有關Slavko斯拉夫高神父與 Milona von Habsburg 在香港,澳門和台灣的朝聖

「遠方彼岸,彈丸之地的朝聖者堅持來到這裡。他們孜孜不倦,朝氣勃勃,人數或多或少組團前來默主哥耶朝聖。回家後受到聖母和平之后的啟發,渴望能夠履行聖母要求我們做的事情。他們特別熱心去成立祈禱會。他們又以同樣的熱情,邀請默主哥耶派員探訪他們。終於,我們同意派員到訪。」斯拉夫高神父於其香港,澳門和台灣的朝聖日誌有如此記載。這篇朝聖日誌刊登於1994年3月份的 Peace Gazette (Glasnik Mira) 刊物。
「於1994年1月下半月,我們決定派員到訪香港,澳門和台灣。我們要求得到當地教區,即當地主教的同意。當地教區隨即發出邀請。我們收到當地主教團批准及期待我們到訪的傳真,主教們亦會參與期間的活動。當我們未能安排一位神視者同行時,我們立刻與主辦當局聯絡。他們感到失望。但鑑於一切準備工作已經就緒,我和 Milona von Habsburg 於1月15日起程,展開我們這遠東朝聖之旅。」

Mark Cheung : 用默主哥耶歌曲去福傳

Mark Cheung : 用默主哥耶歌曲去福傳

大家好,我是Mark Cheung,來自香港,我想跟大家分享默主哥耶的見證。
我記得第一次接觸默主哥耶是在2007年,那時我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在一主日彌撒後認識了一班來自香港的教友,當中有些是歌詠團,他們邀請我參加歌詠團,並在飯聚時與我分享從默主哥耶朝聖回來的事情,其後更邀請我參加他們每月的祈禱會。我記得在祈禱會中他們介紹了很多從默主哥耶帶回來的歌曲,特別是那首Veni, Sancte Spiritus,我不知如何形容那時所認識的歌曲,感覺非常特別,我已很久沒聽到像是來自天堂的歌曲了,我在祈禱會內唱這些歌大概有五、六年的時間,我相信沒有人想到我是沒有到過默主哥耶的。

Sherman Luk : TOUCH組體的創始人, 組織協助教區的朝拜聖體以及青年節

Sherman Luk : TOUCH組體的創始人, 組織協助教區的朝拜聖體以及青年節

大家好!願耶穌和聖母永受讚美!
為不認識我的人,我再次介紹自己,我名叫 Sherman,來自香港。為我,很多人認識我是因為 TOUCH,TOUCH 是一個香港創辦的青年團體,過往20年每月定期舉辦朝拜聖體和祈禱聚會,過往十年也舉辦了一些像默主哥耶形式的大型國際青年節,吸引很多青年參加。

邱氏家庭 : 在默主哥耶體驗來自天主的平安

邱氏家庭 : 在默主哥耶體驗來自天主的平安

卓: 我和Annissa 是在2009 第一次去默主哥耶的。我們前後去過五次。去了這麽多次默主哥耶給我最大的感覺就是平安。我們所有人都一起望彌撒和祈禱,有那種大家連成一起的心。尤其是我記得我們上山等聖母顯現,第一次時下著大雨,大家一起祈禱,後來有一個時刻,天空突然靜下來,雨也停了,所有人也靜下來,那刻只是聽到少少的呼吸聲,所有人都像連成一體,一起感受聖母給我們恩寵的感覺。那種平和的感覺直到現在都記在心裡,很是欣賞和回味!

Pierre Leong : 個人皈依,根據默主哥耶的晚間祈禱項目,發起了三小時祈禱計劃的創始人

Pierre Leong : 個人皈依,根據默主哥耶的晚間祈禱項目,發起了三小時祈禱計劃的創始人

各位主内的弟兄姊妹,我是 Pierre Leong ,梁筱棠,我在這裏向大家介紹我在「默主哥耶」的經歷。我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從香港出發。那一刻我感覺到很特別,感覺到要進入一個新的領域。如是這,我在「默主哥耶」經過三、四天的時間,每天參加堂區的活動,誦唸玫瑰經,參與彌撒,再誦唸玫瑰經和朝拜聖體,亦參加朝聖團所安排的講座。但要離開了,感覺依依不捨。我回來的時候,手上有一本書名 “Prayer with My Heart” 。當中我看到有一個提示,你要在家裏建立一個小祭台,在此祈禱。於是晚飯後,我關了門就在那裏靜靜地祈禱。有一次在祈禱當中,我感覺到要向十字架下跪。我…猶疑是否要這樣做。但是我终於下跪了。在下跪的那一刻,我覺得我是屬於天主的,我覺得我的心突然間軟化了,我的心不再是這麽的硬。太太過後見了我說: 「為甚麼你變了,為甚麽你不同了?」。我們的傭人也私下對我太太說:「先生好像不同了。」

Danko Perutina 神父 : 教理講授: 家庭玫瑰經祈禱的重要性

Danko Perutina 神父 : 教理講授: 家庭玫瑰經祈禱的重要性

家是是生命開始的地方,因此它是每個社會和教會的基礎。
每個人都是由家庭撫養長大的、是在家中塑造的。沒有家庭,正常的成長是不可想像。因此,當世界發現自己處於道德危機中,處於生命意義的危機中時,家庭和祈禱首先受到攻擊。
在默主哥耶這40年裡,聖母傳達了許多關於祈禱和家庭的美好訊息,因為它們是最瀕危的。在1996年4月25日的訊息,聖母說: 〝親愛的孩子!今天我再次邀請你在你的家庭中將祈禱放在首位。孩子們,當天主在首位時,你就會,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天主的旨意。這樣你每天的轉化就會變得更容易…〞
響應聖母的召叫意味著更新家庭祈禱,這使我們能夠與天父相遇,衪在衪的兒子耶穌基督內深深地愛著我們。通過祈禱受到基督的愛的影響,每個家庭都能理解和接受一切,即使是最困苦的十字架和疾病。

Halina Ip : 見證藉著默主哥耶訊息的皈依

Halina Ip : 見證藉著默主哥耶訊息的皈依

各位兄弟姊妹,你們好,我是葉少玲,Halina。很高興今天有機會跟大家分享我的信仰歷程。
要講我的故事,我想從1988年開始。那一年,我從香港移民到多倫多,在新的土地上,一切由零開始,為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但我是一個很積極的人,我很快便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又為自己設計了一個讀書的課程,希望透過努力工作和讀書,能夠在這新的土地上重新建立我的事業。但很可惜我的努力只做了一年左右便徹底失敗。為甚麼呢?是因為在一個早上,我在過馬路時不小心滑倒在地,一輛車輾過我的身體,受了重傷。這次重傷後,我整個人生的目標便不得不改變,我要面對手術和各種物理治療等。
到我能夠重新行走,可以正常地行走時,已經是五年後的事。此時的我跟以前非常不同,我變得很喜歡閱讀神修書籍和祈禱,我很想與耶穌基督契合,很想追尋那種與祂一起的感覺。而在這時候,我接觸到Wayne Weible的「默主哥耶訊息」這本書,我看這書時,其實之前我也曾聽過默主哥耶這名字,但我對默主哥耶的訊息及聖母顯現的詳情不太清楚。「默主哥耶訊息」這書令我愛不釋手,一口氣讀完,看完後我的心很震撼,我覺得自己每一個心跳都充滿著耶穌。但很可惜,不久後,隨著時間的過去,我這份熱情和心火便熄滅了。

默主哥耶見證分享 – 程明聰神父, 默主哥耶團體的靈修導師

默主哥耶見證分享 – 程明聰神父, 默主哥耶團體的靈修導師

大家好,我是程明聰神父,來自加拿大多倫多,是十字架同行者(Companions of the Cross)修會一位神父。我在香港出世,13歲來了加拿大,在這裏領受聖召,跟着加入十字架同行者修會。
我第一次聽到默主哥耶是在1994/1995年間,那時很喜歡讀 Wayne Weible 的著作,覺得很是震撼。他來了我們大學附近一個城市,在 Kitchener。我覺得這個人很真,使我很想去默主哥耶一趟。我於1996終於有此機會。那時聖母藉着默主哥耶的訊息,給了我很大的影響。令我特别深刻地知道這些簡單的母親的說話,給我知道耶穌的愛不是一個訊息那麽簡單,而是真實在這裏愛我。而我天上的母親哭着等我返去。給我知道她正在幫助我。我記得自從1995年開始不斷每天唸玫瑰經,都祈求聖母不要讓我離開這份關係。

伊凡 • 積偉 : 神視者的見證

伊凡 • 積偉 : 神視者的見證

我想向所有出席和在全球各地參加這次大會的人士問好。我也想藉此機會向你們各位承諾,我會為你們祈禱,特別是在聖母前祈禱。
人們當然可以詳細談論顯現開始時的情形。藉此機會,我想和各位分享顯現開始時最初兩天的情形,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以及1981年是怎樣的。

錢氏家庭 : 朝聖組織者與家人活出的默主哥耶果實

錢氏家庭 : 朝聖組織者與家人活出的默主哥耶果實

嗨!大家好!我名叫Peter,姓錢。我與太太在1984年從香港移民到澳洲,現於澳洲的墨爾本已住了37年。
我移民到澳洲時是做護士,後期轉了做保險。在香港時我已經聽過花地瑪和露德聖母在那些地方顯現。至於默主哥耶,我一直沒有留意,也可以說没有聽過。直到一九九四年,香港有幾位教友來探望我們,與我們介紹默主哥耶,那時我才知道原來聖母在默主哥耶顯現已十多年了,我才第一次聽到。

Marinko Šakota神父 : 教理講授 : 怎樣祈禱?

Marinko Šakota神父 : 教理講授 : 怎樣祈禱?

來自中國、香港、澳門和全球說中文的親愛的朋友們,我在這裡,默主哥耶聖堂,聖母的聖像前從心底裡歡迎你們。
我很高興能與你們分享我的一些感想。聖母在這裡邀請我們得到和平,她想我們所有人都能找到真正的和平,並且成為幫助別人的人,令他們也能找到和平。她在這裡介紹自己為和平之后,並告訴我們在天主內才有真正的和平。那就是為什麼她叫我們祈禱,並說:『用心祈禱!用心禁食!用心朝拜在祭台上聖體內的耶穌!用心參與感恩聖祭!每個月要辦一次告解!每天閱讀天主聖言!為參與感恩聖祭作準備時要誦唸玫瑰經和向聖神祈禱!』所以,親愛的朋友們,這只是聖母在這裡的一些訊息。

Oriol Vives, 西班牙語國家的默主哥耶中心負責人

Oriol Vives, 西班牙語國家的默主哥耶中心負責人

讓我介紹一下自己,我的名字是 Oril Vives,是默主哥耶中心協會的主席,於2009 年在方濟會的支持下成立,說是在 Danko Perutina 神父的支持下更為準確。他是一個方濟會神父,當時是聖雅各伯堂區的助理司鐸。默主哥耶中心協會的使命是什麼?我們的使命是傳播聖母的訊息,通過會議、靈性更新、出版刊物以及大會、社交網絡傳播聖母瑪利亞的訊息…簡而言之,就是加深對聖母學校的知識。
此外,目標之一是組織。組織祈禱小組領袖,朝聖組織者,和一般的朝聖者,也為Ibero-American依比利亞-美洲人民的團結和共融出一點力。事實上,現在我們有18 個國家與默主哥耶中心協會合作。團結使我們更強大,因此我們可以更有效地傳播信息。

Hubert Liebherr, 德語國家的默主哥耶資訊中心主任

Hubert Liebherr, 德語國家的默主哥耶資訊中心主任

歡迎各位,我的名字是Hubert Liebherr,我是在默主哥耶服務說德語國家的資訊中心主任,這個中心是在2001年由我和默主哥耶當時的堂區神父布蘭科•拉多斯 (Branko Rados) 創立的。
資訊中心的主要目的當然是按福傳的精神和跟據最後三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教宗本篤十六世和教宗方濟各的訊息活出及傳播福音。資訊中心的特殊任務是傳揚聖母的訊息,和為聖母對我們的母親之愛作見證。在她1985年1月10日的訊息,她說:『我會繼續給你們訊息,因為我愛你們,和我希望你們能用心將訊息傳播,謝謝你們回應我的召叫! 』

瑪莉雅 • 柏維 : 神視者的見證

瑪莉雅 • 柏維 : 神視者的見證

願耶穌和瑪利亞受讚美!我很高興來到這裡為此作見證,讓大家更接近聖母。我的名字叫瑪莉雅。
1981 年 6 月 24 日聖母在默主哥耶顯現。她自我介紹為和平之后,並邀請我們所有人得平安。她說,真正的平安只能通過祈禱從上主而來。聖母繼續顯現。在我們六個人中,我們三個人每天仍會看見聖母顯現,我們和聖母一起祈禱。她鼓勵並邀請我們每天過得更聖潔。

張汝南執事 : 默主哥耶的經歷,回應執事的使命

張汝南執事 : 默主哥耶的經歷,回應執事的使命

各位尊敬的兄弟姊妹,大家好,我是張汝南執事,在加拿大滿地可為天主服務。
今天很高興與大家分享我個人的經驗和感受。關於聖母在默主哥耶波斯尼亞於1981年顯現的情況,我希望在這裡跟大家,特別是那些未認識聖母顯現的朋友簡單的說一說。

趙氏家庭 : 到訪默主哥耶的體驗

趙氏家庭 : 到訪默主哥耶的體驗

Velda
你們好,我是 Velda, 是Boston 和 Bernice 的媽媽,我去過默主哥耶六次,我喜愛聖母山,每次去也會到聖母山與聖母交談。在默主哥耶我學會了祈禱及如何用心祈禱。我把默主哥耶的音樂帶回來,藉著音樂使人更親近耶穌,並在朝拜聖體時,伴以默主哥耶音樂,與大家一起祈禱。

耶哥夫 • 高路 : 神視者的見證

耶哥夫 • 高路 : 神視者的見證

講及第一次的顯現是一個很久和一個很長的故事,但是我希望告訴大家在最初的那幾天,我經驗到最美麗的事情。我記憶在顯現之前,我像其他住在默主哥耶的小孩一樣,是一個普通10歲的小孩子,我沒有很大的信德,因為我相信10歲的小孩子是不會有很大的信德,我只是希望能夠做我的父母教導我的事:做好自己,祈禱,去參與彌撒。我記得每天晚上和我的家人,和我媽媽祈禱。我不知道聖母會出現,我只知道聖母在天上,天主亦是在天上,我是需要向他們祈禱。但是天主如此願意,天主揀選了我和另外五位,我不知道原因,因為我相信我只是好像其他人一樣,其實有很多比我好的人,但是如果天主願意,如果是天主的計劃,你是不可能向天主説”不”。

Jane 修女 : 屬靈聖召的見證

Jane 修女 : 屬靈聖召的見證

大家好我是Jane修女,我在2012年的暑假參與默主哥耶的青年節,當年的我其實在工作和感情上都處於交叉點,因為朋友的邀請,所以我去默主哥耶,其實目的是想有一個喘息的機會和去旅行,但意想不到那次的朝聖成為我人生的轉捩點。

Dorathy Lui : 默主哥耶挽救了我的婚姻

Dorathy Lui : 默主哥耶挽救了我的婚姻

我是Dorathy, 是香港的教友,好開心能夠在這裡與大家分享到我在默主哥耶聖母媽媽給我的恩寵。聖母媽媽在默主哥耶給我的恩寵改變了我的婚姻,教我識別了世俗的婚姻觀和教會的婚姻觀。

教理講授 : Luigi Pezzuto 總主教,駐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宗座大使

教理講授 : Luigi Pezzuto 總主教,駐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宗座大使

我很高興你們國家也有思想開明的人,他們關注對聖母的敬禮。聖母瑪利亞能夠解決我們生活當中的很多情況和困難。在意大利我們有一種非常廣泛的敬禮,或許在世界其他地方也很普遍,這種敬禮被稱為「解結聖母」。結就是我們以及整個社會生活中那些複雜的東西,因為當中就必會有結。聖母是可以幫助我們的那一位。當然和主一樣,她也需要我們的合作。我們不能說:主會做一切事情,衪能做任何事情,但我們有我們的角色。主希望我們參與歷史的進程。因此,天主的旨意是,我們是歷史的一部分,為解決問題,為個人困難,甚至為歷史本身的困難而貢獻我們的力量。

簡介各地華人信友對默主哥耶的認識及推廣

簡介各地華人信友對默主哥耶的認識及推廣

自1981年聖母在默主哥耶顯現至今已四十年,全球很多人對這地方已不再感到陌生。而在華人社會中最早期對默主哥耶有認識或前往朝聖的人並不多。
八十年代中後期,香港已有些教友去默主哥耶朝聖,他們得到聖母很多恩寵,回港後積極宣揚聖母訊息,並成立了和平之后祈禱會,透過這聚會的分享,漸漸讓更多人認識默主哥耶。

歡迎辭、介紹及神父降福

歡迎辭、介紹及神父降福

由1981年開始,在過去這40年間,天主透過聖母在默主哥耶施予了無數的恩寵,在全球各地的華人團體都結出了大量的果實。今日這個大會就是希望我們能夠懷著感恩的心,更新我們的信仰,重拾我們對主的情懷,重溫慈母的囑咐,並成為和平之後在這個動盪世界的援手,以協助天主的救世工程。

羅蘭 : 十月三十日默主哥耶中文網上大會,記得到時收看

羅蘭 : 十月三十日默主哥耶中文網上大會,記得到時收看

大家好!我是教友。談起默主哥耶,對我來說,一些都不陌生,因為我去過當地朝聖,那是1995年。至現在已很久了。不過不要緊,我知道香港有一大班教友,他們對默主哥耶很熱誠,很熱心,我知道他們將在10月30日在網上有活動,希望大家一起收看。記著啊!到時大家可看到神視者的分享,神父的分享和很多教友的分享。記得到時收看啊!

華語國家默主哥耶果實的網上大會項目

華語國家默主哥耶果實的網上大會項目

中文網上大會將於 2021 年 10 月 30 日舉行,有許多音樂和視頻,大會將於當地時間上午 10 時至下午 5 時舉行,之後在聖雅各伯堂繼續有晚間祈禱節目。大會有默主哥耶的教理講授、見證和聖歌詠讚,主講者有主教、神父、默主哥耶朝聖者的見證。以下是詳細大會項目: